文公

三人行必有我师

狼瞫之勇

《传》言:

戰於殽也,晉梁弘御戎,萊駒爲右。戰之明日,晉襄公縛秦囚,使萊駒以戈斬之。囚呼,萊駒失戈,狼瞫取戈以斬囚,禽之以從公乘。遂以爲右。 箕之役,先軫黜之,而立續簡伯,狼瞫怒。 其友曰:“盍死之?” 瞫曰:“吾未獲死所。” 其友曰:“吾與女爲難。” 瞫曰:“周志有之:‘勇則害上,不登於明堂。’ 死而不義,非勇也。共用之謂勇。 吾以勇求右,無勇而黜,亦其所也。谓上不我知,黜而宜,乃知我矣。子姑待之。” 及彭衙,既陳,以其屬馳秦师,死焉。晉師從之,大敗秦師。 君子謂“狼瞫於是乎君子。詩曰:‘君子如怒,亂庶遄沮。’又曰:‘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。’ 怒不作亂,而以從師,可謂君子矣。

从其友的“吾与女为难”可见其时上下相乱的风气,然而狼瞫自有其恒,求勇得勇,亦可谓一豪杰也,可为吾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