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公

概览

隐公惠公庶子,桓公之兄。 前七二三年,惠公去世,桓公年少,故立隐公摄政。 前七一二年,公子翬(字羽父)向隐公请杀桓公,借以求太宰之位,隐公不许。 羽父惧桓公知其谋,反谮隐公桓公,遂弑隐公桓公即位。

隐公在位十一年,基本上与诸侯相安,虽有贪乐之举,倒也不至于淫溢。 其时诸侯之争,主要是宋、卫联盟与郑的对抗。郑国占上风,为小霸。 齐楚虽强,一时还未卷入纷争。 晋国正忙于内部争斗,无暇它顾。

诸侯会伐

郑、宋、卫之争,实起于三国君位之争。

郑武公娶申姜,生郑庄公和共叔段。 申姜爱少子段,多次请武公立段,未果。 庄公即位后,段有无君之心,招兵买马,拉拢勾结封疆大吏。 碍于申姜,且段反迹未显,庄公一直忍耐纵容。 但同时暗中布署,静待时机,以期雷霆一击。

隐公元年,共叔段终于按捺不住,以申姜为内应,欲从京(段的封地,故又称京城太叔)起兵攻郑。 不料一切尽在庄公掌握,先发制人,一举扑灭反乱势力。 段出奔共(故又称共叔段),其子公孙滑出奔卫,卫人为之伐郑,取禀延。 郑人以王师、虢师伐卫南鄙。 同时,郑人还请动了邾子(一小国)参战,并通过邾子又请动了鲁国的公子豫(不顾隐公反对,私自)率兵相助。

这是第一回合。 虽说双方均未获得明显战果,但策略上郑庄似乎略胜一筹。 一者,卫人先挑起战争,且庄公在位多年,又是名正言顺, 且对共叔段的处理又极有手段,不落人口实,卫人为公孙滑出兵讨伐实在无理。 再者,郑庄以王朝卿士身份,领王师、虢师伐卫,还发动了邾、鲁相助,造成了得道多肋的局面。 卫人失理在先,又是单干,形势上实则处于下风。 事实上,郑庄老谋深算,处理共叔段之事无懈可击,其后与宋、卫相争,也总是得理。

隐公二年冬,郑再度伐卫。 至此,由共叔段之乱引发的争伐告一段落。

第二条导火索源自宋国君位之争。

宋为殷商之续,君位传承有兄死弟及之义,故宋宣公十九年病死时舍其子与夷,立其弟和,是为宋穆公。 隐公三年,宋公和疾,念及兄长相让之德,欲传位于与夷。 虽然群臣属意于穆公子冯,穆公仍执意立与夷,请大司马孔父(孔子祖先)相辅,是为宋殇公,并使公子冯出居于郑相避。 郑一直相扶立公子冯,这也是宋殇在位十年十一战,十战及郑的根由。

第三条导火索源自卫州吁争位。

卫庄公宠爱嬖人之子州吁,好兵,弗禁。 隐公四年春,州吁弑卫桓公而立。 卫郑世仇,州吁将修先君之怨于郑,而求宠于诸侯,以和其民,故撺掇宋殇伐郑,同时动员与国陈、蔡相从。 所以才有了宋、陈、蔡、卫伐郑,围其东门,五日而还。 秋,诸侯复伐郑。宋公向鲁乞师,隐公辞之,公子翚固请而行。 所以此役鲁也有参与。 诸侯败郑徒兵,取其禾而还。 徒兵只是步兵,其时尚车战,故郑国实力并未大损。

当然,州吁在九月就被大臣石碏等谋杀了,卫人逆公子晋于刑,是谓卫宣公。 不过郑卫的仇怨已经结得太深。

隐公五年,四月,郑人侵卫牧,以报东门之役。 秋,宋人取邾田,邾向郑求助,郑人以王师会之,伐宋,入其郛,以报东门之役。 冬,宋人伐郑,围长葛,以报入郛之役。

隐公六年,郑鲁渝平。 郑伯请成于陈,不许。 隐公六年,郑伯侵陈,大获。 秋,宋人取长葛。

七年。 秋,宋及郑平。 陈及郑平。陈侯妻郑公子忽。

八年。 春,齐侯平宋、卫于郑。 秋,会盟,以释东门之役。

九年。 宋公不王,郑伯为王左卿士,以王命讨之。 伐宋。

十年。 夏,鲁、齐、郑伐宋。 秋,宋、卫入郑。 宋、蔡、卫伐戴,郑伯伐取之。 冬,齐、郑入郕,为其不赴王命伐宋也。

十一年。 十月,郑伯以虢师伐宋,大败宋,以报其入郑也。

晋国内斗

戎狄之患